Tedi

French (Fr)Deutsch (DE-CH-AT)Italian - ItalyJapanese(JP)Russian (CIS)Albanian-ALEspañol(Spanish Formal International)English (United Kingdom)



Bach PDF 打印 E-mail

巴赫

没有哪个音乐家能像巴赫(Bach)那样在一生中创作出如此富于变化和启示的音乐。巴赫的音乐蕴含着和谐、韵律和建筑之美。每次,音乐响起,都仿佛赋予了所有陈旧的东西崭新的涵义。巴赫的全部作品丰富而强烈,要想全方位地掌握它们,无疑叫人望尘莫及。

作为演奏者,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以上的教训也贯穿着我的习琴之路。我可以非常简单地概括自己的学习轨迹:首先是醉心于巴赫音乐中和谐的魔力和丰富的表达力。然后,我意识到演奏巴赫的音乐,还需要音调的婉转谦逊,特别要将自己置身于巴赫的时代,最后,在情感上给与相同的激情。

 

在情感方面,我想强调一个东西,只有在演奏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和组曲的时候才显而易见的东西——情感是如何通过曲目的编排顺序而转移的。虽然每一首的调号并没有显示同属于一个系列,但我始终喜欢前四首的编排,对人类激情与苦难逐渐深入而强烈的探索——法国巴洛克风格的帕提塔1中带有的“徒然”的激情,G小调赋格中残酷愤怒的苦痛,直到恰空舞曲中无法企及的高度,即使最后“神圣”的大调变奏也被强烈的怀旧与达观的情怀淹没了。

 

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会出现一个空白。第三首C大调奏鸣曲最初的音符带着相当不同和更加残酷的情绪,先是冷淡的乐观和疏远(柔板),然后在赋格开始的时候,上了一个新的高度,让我想到贝多芬第32号钢琴奏鸣曲Op.111:同样是C大调,两首作品带着同样的抑制不住的、迫不及待的欢愉,以及斩钉截铁的确定性。在巴赫的作品里,这确定性由复音效果支撑着,整个呈示部没有丝毫的变化,直到一个疯狂而顽固的G调从最后的和弦中跃出,仿佛在说,即使曲子结束了,赋格也永远停不下来。然后,是第三首E大调帕提塔,简洁和轻快的节奏中,带来纯粹的快乐,以活泼诙谐的吉格舞曲结束。对我而言,巴赫的音乐丰富而完美,而能够以这样简单的方式窥视到大师的心灵,感受到可能相似却又一无穷尽的情感,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啊。

 

我故意用铺陈夸张的笔触表达自己的感想,但这绝不是我演绎巴赫作品时的风格。不论用什么语调,我都觉得应该表达出巴赫音乐中所浸润的魔力。尽管,人们多年来用不同的方式演绎它们,它们始终以同样强烈的情绪感染并激发着无数的听众和演奏者。

 

但或许,我们始终要对巴赫的音乐心存开放与期待,这是他给予我们的另一个机会。



Tedi Papavrami
 
当前有 12名访客 在线
Accueil关于泰迪作家泰迪 /  Bach
Enregistrement
Site Officiel © 2020. Tedi Papavrami.
LOGO-WICFOND-NOIR

Zephir-2010 © Web Informatique Créative

Enregistrement

*
*
*
*
*

Les champs marqués d'un (*) sont obligatoi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