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i

French (Fr)Deutsch (DE-CH-AT)Italian - ItalyJapanese(JP)Russian (CIS)Albanian-ALEspañol(Spanish Formal International)English (United Kingdom)



Saint-Saëns PDF 打印 E-mail

相逢

Couverture-CD-Saint-saens



记得是在巴黎,有人问我能否将我和长笛大师亚伦·马利翁(Alain Marion)的相逢经过写出来。那人说他叫弗朗索瓦·格扎维耶·罗特(François-Xavier Roth)。当时,马利翁刚过世不久,《音乐家通信》(La Lettre du Musicien)杂志正在筹备纪念专辑。

...

相逢

Couverture-CD-Saint-saens


记得是在巴黎,有人问我能否将我和长笛大师亚伦·马利翁(Alain Marion)的相逢经过写出来。那人说他叫弗朗索瓦·格扎维耶·罗特(François-Xavier Roth)。当时,马利翁刚过世不久,《音乐家通信》(La Lettre du Musicien)杂志正在筹备纪念专辑。我并不意外。马利翁一直受到他的学生们(弗朗索瓦·格扎维耶·罗特亦在其中)的爱戴。马利翁去世时,他们中有人告知了我。但我当时正在丹麦,无法参加葬礼。对此,我深感遗憾,是马利翁彻底地改变了我和我亲人的命运。

初次见面是在我的家乡地拉那,阿尔巴尼亚正值共产党统治。我的音乐学校为他举办了一场音乐会。当时的阿尔巴尼亚,鲜有西方音乐家到访。在被带领着参观了发电站和钢铁厂之后,长笛家来到了我们学校,培养社会主义音乐的温床。印象中,他是个精力旺盛热情洋溢的人,说话的样子让人联想到让·马莱主演的间谍片。谁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片子当时通过了共产党的新闻审查。他表扬了我的演奏,陪同他的官员们翻译给我听。我结结巴巴地用法语说“Merci beaucoup”——这两个词是前一天晚上刚从祖父(祖父曾在索邦大学获得过医学学位)那里学来的,我预感可能会派上用场。初次见面的纪念品是马利翁的伴奏者送给我的一只圆珠笔,我保存了好几个月。祖母视它为珍贵的奖品,将它挂在饭厅的墙上。一同留下的,是演出结束后长笛家留给父亲的话:“这孩子一定要去法国学习。我保证让他过来。”

两年后,我十一岁,进入了巴黎国家音乐学院。马利翁以热情、坚持和承诺成功说服法国政府给予我奖学金,也打破了当时世界上最孤立的国家的先例。我去了法国学习,之后定居,学会了从前完全陌生的语言和文化。

在法国,我和“救星”的见面次数却不多,比父母和我当初预想的少。诺言一旦实现,他不愿包裹在我们无尽的感激里。印象中,他相当有活力,慷慨无私。我们虽不常见面,但我送给了他我的第一张专辑,每每有演奏的消息,我也会告诉他。

如果没有亚伦·马利翁极力为我争取对他一点也没有好处的奖学金,我的生活将会怎样?我今天还会用法语写作么?我会灌录包涵了这些音乐大师作品的专辑么?一定不会。很可能,我会在仅有三百万人口,和外界完全隔绝,和别国没有音乐交流的国家里,丧失对音乐的信心。我所做的工作,也不会想今天这样,游走于世界各地。

我有幸继续与弗朗索瓦·格扎维耶·罗特的友谊。他是个出色的指挥家。对我们俩而言,借这张专辑向长笛大师致敬,再合适不过了。正是大师的热诚和慷慨改变了我的人生和音乐道路。

Tedi Papavrami
 
当前有 18名访客 在线
Accueil关于泰迪作家泰迪 /  Saint-Saëns
Enregistrement
Site Officiel © 2020. Tedi Papavrami.
LOGO-WICFOND-NOIR

Zephir-2010 © Web Informatique Créative

Enregistrement

*
*
*
*
*

Les champs marqués d'un (*) sont obligatoi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