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i

French (Fr)Deutsch (DE-CH-AT)Italian - ItalyJapanese(JP)Russian (CIS)Albanian-ALEspañol(Spanish Formal International)English (United Kingdom)



Scarlatti PDF 打印 E-mail

移调斯卡拉蒂

cd14


是多美尼科·斯卡拉蒂(Domenico Scarlatti)的奏鸣曲为我打开了钢琴和钢琴家的世界。十二岁,我初到法国,知道了霍洛维茨(Horowitz)和他著名的奏鸣曲专辑。在阿尔巴尼亚,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听到著名演奏家的作品。霍洛维茨的专辑很快成为我的钟爱。不久,我便将这些短小、精美,略带忧伤的旋律牢记于心。

自然而然,我开始在脑海中将它们移调到了小提琴上,并自娱自乐地在小提琴上拉奏其中的片段。最后,全凭记忆,我甚至试着将其中的一首(Kk54)谱成小提琴曲,但很快以失败告终。我当时十二岁,虽然好不容易把曲子写下来了,但真正强拉硬奏起来,原本欣赏霍洛维茨专辑时的乐趣却荡然无存了。

很长时间,对我而言,那次失败的尝试仿佛一次可悲的自慰。我当时的技艺,远远不能完成演奏,但这些曲子却留在了我的心头与指尖,远比其他练习过千百遍的曲子更加深刻。或许,正是因为我从未成功过,将斯卡拉蒂的奏鸣曲移调到小提琴上的想法始终保存在我心中,带着徒劳又怪异的执着。

这失败的插曲,在我看来是小提琴手的恶习,所幸,它保全了我对斯卡拉蒂的热爱。霍洛维茨之后,我又惊喜地发现了李帕蒂(Lipatti)演奏的奏鸣曲。专辑中仅有的两首,终于让我明白在淋漓尽致的演绎中同样可以有无尽的谦卑。然后是米凯兰杰里(Michelangeli),他的演奏似乎站在沉默的边缘,带着别人没有的深刻。还有阿格丽希(Argerich)如魔鬼般演绎的Kk141,和克里斯蒂安·扎卡里亚斯(Christian Zacharias)更加粗糙,非常西班牙风格的演绎。最后是史考特·罗斯(Scott Ross)。他让我明白了555首奏鸣曲不光是个数字,而是一整箱珠宝,钢琴师们要将珠宝悉数取出,尚需时日。

十二岁时失败的尝试始终留在我的记忆中。Kk54第四小节中的一个和弦我始终无法拉奏,对我来说,好像非要两根琴弓才能完成。三年前的一天,我突然想到应该去看看大师的乐谱,不应仅凭十二岁时的耳朵和记忆。这一次录音,虽然疑问犹存,但我得到的愉悦感远远大于挫败感。于是,便有了这张专辑。

Tedi Papavrami
 
当前有 19名访客 在线
Accueil关于泰迪作家泰迪 /  Scarlatti
Enregistrement
Site Officiel © 2019. Tedi Papavrami.
LOGO-WICFOND-NOIR

Zephir-2010 © Web Informatique Créative

Enregistrement

*
*
*
*
*

Les champs marqués d'un (*) sont obligatoires.